红包印刷

中外工业互联网平台应用对比

  工业互联网现处于起步阶段,国内外的应用特点在多个维度上呈现出很多 相似之处。但在应用的投入和多样性,以及平台企业构成及全球化布局等方面仍显示出不同的侧重点。

  在应用场景方面,我国企业呈现出大规模大投入、创新多元化的特点,而国 外企业的应用则更为有针对性、创新聚焦在新产品/新服务的推出。

  近年来,我国工业企业对信息化的重视度越来越高,已有不少大企业在生 产运营的各个环节建立多套信息系统,使得相关环节的成本得以控制、效率得 以提高。然而,当前工业企业的信息化体系的构建较为封闭、割裂,缺少统一数据标准,形成大量的信息孤岛,无法及时、准确、全面反映出企业生产运营的真 实情况,不利于企业管理层做出最优的判断和决策。

  工业企业可将各个独立的系统“云化”,部署在统一的云平台里,打通信息 孤岛。系统集成是中国大型工业企业非常主流的一种工业互联网应用。例如:伟星股份整合其供应链管理系统、销售管理系统、采购管理系统、库存管理系 统,打造了小批量、快速交付及成本端的相对优势,实现传统制造企业的华丽 转身;江苏井神盐化股份有限公司实现生产车间(供料混配料)、生产线(包 装)、装箱、码垛以及气力输送、数字仓储、物流一卡通等自动化系统的综合集成。这类型的应用通常是在有一定信息化基础的大企业中实施,且涉及企业多个不同部门,呈现出规模大、投入大的特点。

  相较于国内企业“大手笔”的复杂应用,国外企业的应用显得更加小巧、简 单。国外企业能准确把脉,找出自身的痛点,并找准工业互联网的切入点,锁定 最合适自己的应用,实现IT和OT的结合,做到以最小的投入,获得最大的收益。例如:New England Biolabs(NEB)通过给存放产品的冰箱加入IoT模块,实现 对产品使用情况的实时交互。基于这个简单的应用,NEB达到了超预期的成效。一方面,NEB能让客户了解实验材料的库存状况,帮助其加快实验速度;另一方 面,NEB可实现供应链优化,同时可推出有针对性的营销策略,并有效规划未来 产品路线图,形成用户企业双赢的局面。

  由此可看出,工业企业部署工业互联网应用并不是只有高投入高回报这一 个模式。企业需要从自身的业务出发,找准亟需解决的问题,同时结合工业互联 网主流的应用模式,则有望实现“以小博大”。

  工业互联网的应用目前主要集中在设备/产品管理和业务、运营优化,创新 方面的应用占比较低(19%)。而在创新应用方面,我国企业和国外企业存在显著的区别。我国企业的创新应用呈现出百花齐放的态势,在创新应用的各个模式都有涉及。例如:

  • 按需制造+协同研发设计:荣成康派斯新能源车辆有限公司通过交互定制平 台直接连接用户,了解房车用户的需求和痛点,实现房车的按需制造;同时 又通过模块采购平台与模块商共同开发房车设计,实现协同研发设计,使得 产品更好的满足用户体验。

  • 协同制造:一汽集团通过工业互联网平台实现与近百家供应商生产制造协 同,生产效率提升8%。制造协同体现在三个方面:客户与制造企业协同(客户化订单生产与实时互动),制造企业内部及外部供应商协同(精细化高效 运营),人与装备协同(数据驱动智能决策)。

  • 分享制造+产融合作:淘工厂连接有加工需求的淘宝卖家和工厂,集合了 15000家海量工厂,为小微电商卖家提供生产加工服务。同时淘工厂为交 易提供金融授信加担保交易。淘宝卖家支付货款使用授信额度,大笔交易 全款支付,不用再担心资金问题。

  • 创新定价模式+数字化产品:北京大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对绣花机等纺织设 备进行改造,使其与某云平台连接,帮助其实现从硬件收入到按成果收取 服务费的模式创新,包括硬件收入对应用的服务费用以及基于平台软件的内容收入(花样打版等)。

  • 产品即服务:某水泵厂商通过大型水泵远程监控平台打造设备监控、远程 运维与预测性维护能力。该水泵厂商通过提供备件服务、保养服务、故障诊 断等服务,优化营业收入结构,售后服务收入占总收入比重达40%。

  国外企业在创新方面的应用不如中国企业丰富,全部集中在基于物联网模 块开发的新产品或新服务。比如:

  • 新产品:Waterous推出了行业内第一款在消防车上使用的数字化水泵。该 水泵可通过消防车内的可触摸屏控制面板进行远程操控。通过与平台企业 合作,Waterous大大缩短了新产品的研发时间和成本。

  • 产品即服务:某天然气/柴油发动机制造商利用某平台,充分挖掘机器数 据,实现故障诊断、预测性维护等功能,实现机器数据变现(在项目实施后的前三年创收1.2亿美元)。

  由此可见,我国企业的创新更多是模式方面的创新,而国外企业则集中在产 品上的创新。

  在平台企业方面,我国平台企业多为各行业巨头或其剥离孵化的企业;国外 平台企业多为专业服务提供商,且积极开展全球化业务。

  不同类别的平台企业比较优势不同,在工业互联网领域的切入点不同,提供的服务类型也有所不同。但我国工业互联网平台企业有一个较为显著的特点――绝大部分为各行业的领军企业,或领军企业剥离出的技术公司。比如:

  而在国外企业的构成中,细分领域的专业服务提供商和初创企业的数量和 力量均不容小觑:

  此外,我国平台企业主要的参与者为制造业企业或其剥离出的技术公司。在本研究中,这类型的平台企业占中国平台企业数量的47%,远高于国外19%。国外平台企业则由IT企业主导,IT企业数量占国外平台企业总数的81%。

  造成这一显著区别的主要原因是国内外工业企业信息化水平的差距。发达 国家的工业企业自工业革命以来,在自动化-信息化-智能化这条道路上走得 很顺,目前已经完成了自动化部署,信息化也处于较高的水平,开始向智能化方向迈进。所以现阶段国外企业更需要的是深耕在某一领域的专业服务提供商, 或能提供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兴技术的初创企业,帮助他们打好基础,逐步实现智能化。

  相比之下,我国企业信息化整体水平较低,且信息化水平参差不齐。自90年代末20世纪初,国外IT服务商进军中国,掀起一波信息化浪潮,我国各行业大型企业核心业务板 块的信息化改造已基本完成,核心系统 如 ERP、PLM、SCM、MES、WMS等也基本搭建完成,信息化水平远超国内同行业其它企业。在与国外IT服务商的合作中,我国大型企业的IT部门充分吸收了国际的理念和技术,并能够逐渐脱离国外IT服务商,独立为企业提供信息服务。同时,相比于国外IT服务商,我国大型企业有丰富的行业经验,能开发出更具行业特点的信息化解决方案。这些解决方案与特定行业更适配,同行业推广成本更低,价格也更有竞争力。近年来,我国很多大型工业企业将自己的信息化部门独 立出来,为同行业的其它企业提供IT服务。这也是我国工业互联网平台企业制造 业企业所占比重较大的原因。

  目前,虽然我国具有制造业基因的工业互联网平台企业能提供的新兴技术 应用比较有限,但他们专注于行业,有丰富的工业基础和行业经验,在专有领域 有不可复制的绝对优势。这些企业有机会围绕制造业设备和产品,从细分领域切入,在工业互联网领域打造出独特的核心竞争力。

  从本研究的案例来看,我国工业互联网平台企业的客户基本是国内企业,或 者是在中国运营的跨国企业,鲜少有国外客户。而国外工业互联网平台企业,不管是大企业、专业服务提供商,还是初创企业,他们的国外客户占有不可忽视的地位。比如:

  • 加拿大老牌物联网企业Sierra Wireless为巴基斯坦最大的石油公司United Energy Pakistan提供关键生产设备喷射泵实时监控的解决方案

  • 美国物联网企业Aeris为德国水泵生产商LORENTZ提供产品监控与报警的解决方案

  • 法国物联网初创企业Actility为斯洛文尼亚最大的水泥生产商Salonit Anhovo提供能源管理解决方案。

  • 印度一家提供人工智能解决方案的初创企业Flutura为一家总部在美国休斯顿的大型设备制造商提供针对其产品监控、预测性维护的解决方案积极服务海外客户是国外工业互联网平台企业拓展国外市场的一个重要方 式。与此同时,国外平台企业,不管是大企业还是初创企业,都在通过不同模式 积极布局全球市场:

  目前,我国工业互联网平台企业更倾向于与本国平台企业合作,与国外平台 企业合作的项目较少,且大多跨国合作的内容是针对某项技术,或某个解决方 案,没有涉及海外市场拓展的内容。此外,由前面的分析可知,我国工业互联网 平台企业多为各行业的领军企业,这些企业的主营业务均是有全球布局的。然而 我国的平台企业似乎没有很好利用已有的国外渠道进军海外,仍专注于国内市 场。由此可见,我国平台企业大多没有全球化的举措。我们认为主要原因如下:

  (1) 我国工业领域市场规模巨大、企业数量众多,工业互联网应用的潜在需求非常旺盛。据IDC预测,中国工业互联网市场在2020年可实现1,275亿美元, 年均复合增速约为14.7%。在工业互联网发展初期,我国平台企业集中资源在 国内市场发力,可更好的控制风险、并在全球最有潜力的市场中获得先发优势。而国外平台企业受制于本国应用市场规模(如欧盟国家)及企业信息化较低的 现状(如印度),只能转向国外更广阔的市场寻求发展。

  (2) 我国平台企业的技术与国内市场需求更适配。如前所述,我国平台企业 多为信息化水平相对较高的制造业企业或其孵化的IT企业。这类企业的目标客户 主要是同行业信息化水平相对低一点的企业。这样一来,它们可将自身使用的解 决发案低成本的推广给客户,能较好的满足客户需求。但发达国家的工业企业已 经基本完成了信息化改造,开始向智能化发展。它们对工业应用的要求也较高, 上述的低成本扩张模式显然不适用。

  正值工业互联网发展初期,我国平台企业聚集资源驻足国内市场的策略无 可厚非。但从长远来看,我国平台企业应尽早进行全球布局,在全球范围内占据 有利地位,有助于我国争夺工业互联网的话语权。拓展海外市场并不是让我国 平台企业现在放弃国内市场和优势所在,转而攻克国外市场。我国各类平台企 业可巧借自身和合作伙伴的优势,逐步开展海外业务。比如平台大企业可借助主 营业务海外渠道优势,向国外市场输出其成熟解决方案;在新兴技术领域有绝对 优势的初创企业,可借鉴现有国外平台企业的做法,积极与国外伙伴合作,共同开拓海外市场。

  北明数科与腾讯深度合作共同拓展工业互联网业务。通过工业互联网平台为企业在生产经营活动中的“研、产、供、销、服”各个环节提供服务,重点包括智能化生产、网络化协同、个性化定制、服务化延伸、数字化管理;同时提供线上教育培训、中小微企业金融服务、产业分析服务、工业电商服务、数字化营销、开发者生态等综合服务。目前已在佛山粤港澳大湾区、重庆两江新区、辽宁沈抚等地落地工业互联网基地。通过基地,深度赋能工业企业,优化整合产业链和供应链,推动制造业转型升级,助力实体经济发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跨国公司 - 中国日报网